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八十七章 九龙一凤 更多>>
 

  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八十七章 九龙一凤

    时间:2018-08-13 清明节在现代人的眼中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了,所以整个陵园里也没几个人,侯龙涛拉着女人的手,慢慢的走在通往山顶的石路上。何莉萍虽然已经三十九岁了,看上去却顶多就是三十出点儿头儿,要不是因为丰满的身材、人妇的化妆、稳重的穿着,说她不到三十也毫不过分。
      侯龙涛扭过头,看着身边的女人。
      「看什么?」
      「没什么,就是觉得你一天比一天漂亮了。」
      「哼,我又不是小丫头,不用你这么哄我的,我只能越变越丑。」何莉萍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很喜欢男人对自己的讚美。其实如果要是把她在跟了侯龙涛之前的照片和她现在的样子比,她还确实是更显年轻了,至于原因,就很难说了。
      凤凰山陵园为顾客提供了三种墓型,经济性、普通型和豪华型,但邹康年的不是其中任何一种,侯龙涛为了不让他受风吹雨淋,特意请人建造一间宽敞的大理石房,屋顶用的是与饭店里落地窗相同的钢化玻璃,这样他就可以同样的享受阳光,陵园每三天就会派人打扫一次,以保持室内的清洁。
      侯龙涛单膝跪地,一只手放在邹康年镶入墓基中的遗像上,「邹老,您对我的好处我永远都不会忘的。您的大礼确实让我在床上战无不胜,我这么说绝无不敬之意,那种结果也是您所希望看到的吧?等我腾出手来,一定不会再让您的大名埋没于市井之中的。」他起身从旁边的条案上取下三根长香,点燃之后插入墓基上的铜製香炉里。
      男人转过身,再次拉住何莉萍的手,「呼……走吧,去看看我老丈竿子。」何莉萍亡夫的墓就在不远的地方,设计和邹康年的相同,这回轮到侯龙涛「看门」了,但他可没打算乖乖的待着,他从里面把桃木的雕花儿大门轻轻的关上了,还上了锁。
      何莉萍为了方便走动,长裙最下面的三颗扣子一直就没有系,所以现在下蹲也没什么困难,她将一束桃花儿和柳枝放在亡夫的墓基上,轻轻的自语道:「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你还住得习惯吧?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,我和诺诺过得很好,什么都不缺,龙涛对我们的照顾是很细心的。」
      「是啊,老丈竿子,我是真心疼爱她们母女的,」侯龙涛上前两步,蹲在了美人的身边,「你可以放心的把一切都交给我。」他边说边伸出左手,在女人被裙子绷的圆滚之极的屁股上色色的抚摸了起来,还扭过头,在她丽色照人的脸蛋儿上舔了两下儿,并且不不断的向她的小嘴儿移动。
      「你呀,就会干这种不合时宜的事儿。」何莉萍在男人的肩膀上轻轻推了一把。
      「啊啊啊……」侯龙涛的姿势本来就不稳,再一受力,立刻就坐在了地上,「你要谋杀亲夫啊?」
      「嘻嘻,」何莉萍像少女一般的笑了起来,赶忙站起身,向男人伸出了手,「谁让你老是没正经的,快起来吧。」
      侯龙涛脸上满是淫邪的笑容,身子一站直,立刻就用左臂把女人揽到身前,「怎么不合时宜了?我现在就要在我的老丈人面前,以实际行动来证明我有多疼我的丈母娘。」话一说完,也不等美人反驳,右手就捏住了她的脸颊,舌头猛的插进她被迫张开的檀口,拚命的搅动了起来。
      「唔唔……」何莉萍双手推住了侯龙涛的肩膀,身体扭动着,他是自己今生最后一个男人,明显是没有特别强有力的理由拒绝他,但还是觉得在亡夫的墓碑前做爱很不妥。可她被抱得很紧,加上男人那条要命的舌头不断挑逗着她,美人的挣扎渐渐变得无力,两手也改为扶在男人的后脑上,螓首微晃,自觉的磨擦起他的双唇。
      侯龙涛发现爱妻已经在配合自己了,右手便放开了她的脸颊,顺着她身体的线条儿慢慢下移,隔着上装,用虎口卡住她丰满乳房的下缘,用力推挤,然后再将手掌按在她平平的小腹上,轻轻的揉抚,最后来到她的小腹下,解开了长裙中间偏上的两颗扣子,手掌从开口儿处伸了进去。
      「啊……」何莉萍皱起了眉头,垫起脚尖儿,身子向上一挺,红唇脱离了男人的嘴巴,螓首后仰,她知道自己的下身已经落入了「敌手」。
      侯龙涛把火热的呼吸喷到女人白皙的脖子上,大口大口的舔舐她的雪肤,右手的两根手指按在了她的阴户上,就算是隔着一层光滑的无缝内裤,仍旧能感受到那里所散发出的热量。
      「老公,别……别这样,嗯……老公,这里不……不合适的……」
      「好老婆,我要你,现在……」侯龙涛拨开了女人的内裤,刚刚碰到稀疏的阴毛,火烫的肉唇就像有灵性般的向两边自动分开了,中间的小肉孔产生了强大的吸力,男人抵挡不住那种诱惑,顾不得慢慢的玩弄了,一下儿就把手指插入了美人的嫩穴内。
      「嗯嗯嗯……」何莉萍为了防止自己叫出声,急忙用男人的嘴唇堵住了自己的樱口,她知道现在的地点不合适,可越是不合适,她得到的快感就越强,就像是一边做爱一边讨论女儿的事情,或是当着薛诺的面儿被爱人搞得高潮连连。她为自己的「变态」感到耻辱,但却没有力量进行抗争,况且爱人从未嫌弃过自己,何必要抗争呢。
      侯龙涛的手指与女人的阴道内壁绞在一起,又有爱液的滋润,小幅的活动就会产生「咕叽咕叽」的水声。「难……好难听,老公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再抠了,嗯……嗯……不要再抠了……」何莉萍想把颤抖的双腿夹紧,但却不能保持住,变成了用阴道里弹性十足的肌肉主动夹放侵入体内的异物。
      尊重女性的意愿一向是侯龙涛的作风,他把手指轻轻的抽了出来,放进自己嘴里,把上面沾着的透明粘液吮掉,「宝贝儿,把腿分开一点儿,听话。」
      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」何莉萍的双腿有点儿不听使唤,用手扶住了男人的肩膀,才勉勉强强的把两只并在一起的高跟鞋分开了十几厘米。
      侯龙涛的双手插入了女人的腋下,他缓缓的蹲了下去,两手也跟着抚遍了那诱人的曲线。何莉萍的一部分视线被自己高耸的胸脯儿挡住了,看不到男人脸上的表情,但却能想像的到那充满情慾的眼神,「老公……你……你要怎么样……怎么样啊?」侯龙涛把双膝插进女人的腿间,向两侧一分,扩大了它们的距离,两手伸进她的裙子里,抚摸起丝袜包裹的小腿。
      「再……再向上……向上……」何莉萍娇声要求着,伸出舌头舔着自己发乾的嘴唇儿,她一手搂住了自己的腰身,另一手则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捏。不用女人说,侯龙涛也不会只满足于抚摸小腿的,他开始边解裙子上剩余的扣子,边在丝袜美腿的内侧亲吻,当他舔到大腿根处的白肉时,黑色的长裙就只靠最后的两颗腰扣儿来维持不落了。
      「老公……老公……」何莉萍感到男人正在试图将自己大腿上的淫水儿舔舐乾净,但那是不可能的,更多的爱液正不断从自己的小穴中涌出,她稍稍弯腰,抓住了爱人的头髮,将他的脸往「泉眼」处按压,只有堵住了那个缺口,才能真正的使大腿保持乾燥。
      侯龙涛捏住了女人软乎乎的屁股蛋儿,大嘴一张,就和阴唇接上了吻,美人滑嫩的下体总给他一种入口即化的感觉,所以他也就服侍的格外细心,阴蒂头、阴蒂包皮、阴蒂悬垂部、阴蒂繫带、大阴唇、小阴唇、尿道口、阴道口和阴道内壁,他的舌尖儿滑过了每一点,没有放过任何能给爱妻带来欢愉的微小部分。
      「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不行了……」何莉萍的臀肉跟着双腿一起颤了起来,她弯腰的幅度也加大了,但螓首却极力的仰着。
      侯龙涛突然站了起来,舔掉嘴边的爱液,拉开裤子的拉链儿,掏出了被裤子禁锢得发疼的肉棒,紧接着又捏住了女人的臀峰,向上猛的一提,「来吧,宝贝儿,可以了吗?」
      何莉萍揽住了男人的脖子,双腿盘住了他的腰,又腾出一只手,伸到屁股下面,调整好那根巨棒的角度,身体向下一沉,「啊……进来了……它进来了……好……好大……好美……啊……」她现在的样子美艳之极,长裙的两扇前摆完全分开,挂在她的屁股后面,雪白的大腿与纯黑的长袜形成鲜明的对别,臀腿间的曲线丰满柔滑,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
      侯龙涛紧捏着女人的臀瓣,一边和她接吻一边抛动她丰美的身体,用她的湿漉漉的小穴套动自己的肉棒,虽然以他的体格儿,这个姿势一点儿也不算费力,但却实在是不够过瘾,如果在搞一个成熟美妇的时候,不能看着她圆硕的屁股、不能揉捏她肥嫩的奶子,那可就太遗憾了。
      「别……别停啊……老公……别停……」何莉萍突然感到男人不再帮助自己了,刚刚被舒舒服服的撞了两下儿的子宫哭着喊着想要继续,求人不如求己,她的双腿用力,开始上下左右的腰动自己的臀部,但这种不疼不痒的研磨和被男人强有力的肏干的效果比起来,简直就是隔靴搔痒,「老公……别折磨我……」
      爱妻脸上焦急的神情就是对男人最好的鼓励,侯龙涛掐住女人的细腰,将她从身上推了下去。
      「老公……」何莉萍噘起了嘴,哀哀怨怨的看着男人,「你不想要,就别这样逗人家嘛。」
      「哼哼,瞧把你急的,我让你失望过吗?」侯龙涛伸手抚摸起女人的脸颊,嘴巴也凑了过去,叼住她红艳的香唇。
      「嗯……」何莉萍抱住男人的头,一条腿抬了起来,又想往他身上爬。「等一等,」侯龙涛及时制止了她,将她上装的扣子全部解开了,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绸子吊带儿内衣,虽然这种宽鬆的内衣没有胸罩那种上托的作用,但那对儿三十九岁的乳房却毫不下垂,仍旧骄傲的挺起,「转过身去,让我从后面干你。」
      何莉萍转过身,不用爱人教,她弯下了腰,把屁股高高的撅起,双手扶住亡夫的墓基,由于她没有女儿那样的柔韧性,两条腿是弯曲的。侯龙涛把长裙撩了起来,两根大拇指插入了内裤的裤腰里,缓缓的将它向下拉到女人的腿弯处,紧接着就在她的屁股上舔吻了起来,「大宝贝儿,你好美,像少女一样的嫩。」
      「嗯嗯……嗯嗯……」何莉萍摇摆着美臀,「老公……等……等不及了……大鸡巴老公……快……快进来吧……」
      「好老婆,我这就让你爽。」侯龙涛直起身,卯足了力气,将阳具狠狠的捣入了女人的小穴内,一旦柔软的腔壁将他的性器完全包裹住了,他就开始玩儿命的抽插,没有任何过渡,一上来就毫无保留。
      「啊啊啊啊啊啊……老公老公老公……啊啊啊……」何莉萍是边哭边喊的,她太喜欢被爱人这样激烈的姦淫了,「爽……爽……爽死了……老公……爽死了……」
      侯龙涛咧嘴一笑,「让你更爽。」他弯腰压在了女人的后背上,双手前探,抓住了已经从内衣中蹦出来了的大奶子,四根手指紧捏两颗小烟囱般的乳头儿,臀部继续拚命的耸动。
      何莉萍叫得更响了,四肢已然麻木,无知觉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,连续不断的快乐电流冲击着大脑,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膨胀、再膨胀,终于全部炸裂了开来,她紧闭的双眼猛的睁开了,看到了镶在墓基上的亡夫遗像,她在心中念了一句,「看到了吗?我现在有多幸福……」这一刻,政权的交接才算彻底完成了……
      小十分钟之后,一男一女从墓室中走了出来,何莉萍虽然已经着装整齐,但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,她走在前面,拉着男人的手,好像很急的样子。凤凰山的墓群里并没有洗手间,上山扫墓的人要是内急,就必须回到山下的陵园管理处,不过对于一般人来说,这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,忍个十几分钟应该没问题。
      走了才有十几米,何莉萍突然蹲了下去,一脸痛苦的表情,「老公,我……我实在忍不住了。」
      「好办。」侯龙涛一把将她拽了起来,拉进了旁边茂密的松树林里,「就在这儿吧。」
      「啊?」
      「怎么了?你不是忍不住了吗?放心吧,我给你放哨儿。」
      「这……这……」
      「喂,你想尿裤子啊?我可不管给你舔。」
      「唉……」何莉萍是真的急,也没有其它的办法,她飞快的把长裙最下面的几颗扣子解开,转过身,拉下了内裤,将裙子捲到腰上,蹲了下去。侯龙涛一听到水流激射在泥土上的声音,立刻不再履行承诺,蹲到了女人的身边,左手从后面伸到她的屁股下,竖起一根手指,插入了她因为放鬆而微微张开的肛门。
      「啊!」何莉萍的身子一颤,两腿间的水箭稍稍一缓,但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力度,「死鬼,你干什么啊?」侯龙涛没有回答女人,只是用右手将她的螓首推了过来,她的嘴唇儿上温柔的亲吻,右手挪到了她柔嫩的大腿上抚摸,同时停留在她后庭内的手指也没忘了缓缓的抠挖。
      何莉萍早已完事儿了,但却像捨不得男人的嘴巴一样,迟迟没有起身,双手捧着爱人的脸颊,只顾贪婪的接吻。侯龙涛从女人的小皮包里抽出一张纸巾,按在她潮湿的阴户上,轻轻的揉擦。四月初的北京已经很暖和了,但还没热到能光屁股的地步,侯龙涛可不想让自己的爱妻着凉,一狠心,中断了这段「浪漫」。
      两个人挽着胳膊从树林里出来了,看上去就算不能断定是一对儿情侣,起码也是亲密无间的姐弟。
      「干嘛还走这么急啊?」侯龙涛不解的看了身边的女人一眼。
      「我想回家啊。」
      「怎么了?还没吃饱啊?」
      「你个死德行。」何莉萍掐了男人的胳膊一把,给他一个调皮的笑脸,并没有否认他的话。
     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,侯龙涛看到在山脚下,陵园办公楼的前面,禁止外部车辆进入的地方,停了一辆银色的S500和两排黑色的「大太子」,一群人正在那儿不知道做些什么,「那是刚才咱们来的时候看见的那帮人吧?」
      「可能是,怎么又回来了?」何莉萍并不是真的关心。
      侯龙涛也没当回事儿,可又往下走了五十来米,已经能模模糊糊的看清那些人的相貌了,他忽然把脚步放慢了,因为他认出了其中一个带着金边眼镜儿、梳背头的中年男人,正是过新年时见过的「霸王龙」。很明显,「霸王龙」也已经发现了自己,他和另外一个圆头圆脑的小胖子转过身来,面对着山道,一副恭候大驾的样子。
      侯龙涛从裤兜儿里掏出车钥匙,塞进女人的手里,「一会儿你去停车场等我。」
      「怎么了?」何莉萍发觉爱人的语气很严肃,她也看到下面那些人了,「你认识他们?」
      「嗯。」
      「是什么人啊?」
      「以后再跟你说,你听话就是了。」两人说着已经走到了山脚下。(说是山脚,其实是真正的半山腰,陵园是在山体的上半部)
      「呵呵,龙哥,好久不见。」侯龙涛主动上前打招呼,伸出了右手。
      「太子哥。」「霸王龙」的脸上也带着笑容,握住了对方的手。
      「原来刚才看到的是龙哥的车队,怎么又回来了?」
      「噢,没什么,就是想给太子哥介绍几个人。」「霸王龙」抬起了手,刚才有坐有站的十个「摩托英豪」都走了过来,在不远处排成一个扇形。
      侯龙涛这才注意到,是九男一女,那个女的二十出头儿,一米七左右,瓜子儿脸,柳叶儿眉,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,而且气质上和柳茹嫣有些许相似,都是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,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脑后的那条辫子,如果自然下垂的话,最少能碰到屁股,但她却梳成了古代日本武士的样子,形成一道高高的抛物线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戴头盔的。
      「这是我弟弟沈毅。」「霸王龙」指了指身边的小胖子。
      「毅哥。」侯龙涛很客气的叫了一声。
      「这十个是我最得力的助手,」「霸王龙」继续介绍,把每个人的名字都说了一遍,「人称『九龙一凤』。」除了那个叫司徒清影的女人,剩下的九个名字侯龙涛一个也没记住,但还是礼貌性的冲他们点了点头。
      「这位姐姐叫什么啊?」还没等候龙涛说话,司徒清影就走到了何莉萍身前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。
      「啊,我叫何莉萍。」
      「太子哥好福气啊。」
      「好了,别胡闹。」「霸王龙」这句话是对司徒清影说的,然后就转向侯龙涛,「太子哥,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,跟我来吧。」说完就逕自走向了办公楼。
      侯龙涛就知道不会是只为介绍相识那么简单,「萍姐,去车里等我吧。」何莉萍没有回答,目送着爱人离开了,她起先并不打算听话,本能告诉她这些不是什么好人,她知道就算他们要对爱人不利,自己也是绝对帮不上忙的,但说什么也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儿,但她最终还是走向了停车场,因为司徒清影一直在用一种过分友好的眼神看她,让她非常的不自在。
      「太子哥,你有亲友葬在我的陵园里?」一间办公室里,「霸王龙」递给侯龙涛一根烟。
      「对,是有两个朋友。不过这是您的陵园?我记得这里是区属的啊。」
      「哼哼,我平时是不管这里的事儿的,但这里的员工都拿我的工资,你愿意叫它区属也可以。」
      「陵园很挣钱吗?」
      「还行,最主要的是有一家自己的陵园,办事儿就方便得多。」
      「办什么事儿?」其实侯龙涛已经猜到了一点儿。
      「没什么,昌平殡仪馆的人也都从我这儿领钱。」
      「龙哥有很多事情要在这两处办吗?」
      「倒不是很多,最近五年都没有。」
      「呵呵呵,龙哥就像唐?科莱昂(科里奥尼)一样。」侯龙涛表面上还在说笑,心里却一阵一阵的发冷。
      「哼哼,太子哥对我有什么了解吗?」
      「都是听说的。」
      「说来听听。」
      「龙哥是北京黑道儿上首屈一指的人物,您的生意遍布北京,如果道儿上有人发生了冲突,只要是请您出面调解,一定摆平,没有人敢不给您面子……」
      「是吗?真的没人敢不给我面子吗?不是吧?你东星太子哥就敢不给我面子啊。」
      「龙哥这话怎么说的?我一没跟别人发生冲突,二没跟龙哥发生冲突,怎么不给您面子了?」
      「你对我的警告置之不理,还叫给我面子?」
      「龙哥说的是网吧?我已经很久没开新店了。」
      「可是朝阳区还在对网吧进行严查。」
      「对您有影响吗?」
      「朝阳区全部的五家网吧都是我的,你说有没有影响?而且你的价格太低,我的顾客已经抱怨很久了。」
      「龙哥,不知者不怪,您想让我怎么样呢?」侯龙涛有点儿紧张了,他还真是没想得罪这个龙头老大。
      「我想让你接管那五家网吧。」
      「啊?」
      「当然了,我要先考考你有没有这个资格,就算你有,你也要先为我做件事儿。」
      「龙哥别出太偏的题。」就知道天上掉馅儿饼的事儿不能老让自己赶上……
      编者话:「人民公社」通知我,九月份之后很有可能会和「在线妹妹Http://bbs。zxmm。com」合併,《金鳞》专区也会整版迁移到那里,那里的注册是不受限制的,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,我会尽快通知广大读者。不过现在「公社」上不去,我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毛病。
      关于「九龙一凤」,大家也不用去跟你们现实中知道的人联繫,男人做到最强就是「龙」,女人做到最强就是「凤」,再加上年轻人往往不知道天高地厚,总以为「老子天下第一」,给自己的小团体取个嚣张的名称也不足为奇,什么「九龙一凤」、「九龙三凤」、「七十八龙二十九凤」的,遍地都是。
      想当初,我们哥儿七个还想起个名字呢,现实中的「马脸」提议叫「七匹狼」,立刻就被罚出钱买包子,但不许他吃,只许蹲在墙角儿闻味儿,唉,好时光啊。
      有没有哪位上海的读者能告诉我上海四月初的天气是怎么样的,我只在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,早已记不得了。只要一句话就行,下不下雨以及冷热程度。